西部生态脆弱区产业转型升级优化路径

西部生态脆弱区因其地理条件和生态环境而受到很强的外部制约,导致工业发展的可能选择与其他地区有很大差异。 这些地区具有依赖自然资源进行大规模开发的共同特征,滋生了表现不同、程度不一但本质相同的“资源诅咒”现象,并由此产生了“产业锁定”问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要解决西部生态脆弱地区的可持续工业发展问题,实现转型升级,必须走高端产业价值链、高科技投资和高效资源利用的道路,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推进西部生态脆弱地区的产业转型升级。

西部生态脆弱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典型问题

生态环境难以承受的“重”与产业转型的本质“轻” 2015年,有11个省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635),西部地区占7席。 西部地区的主导产业主要是消耗能源或资源的传统产业。它们的工业模式具有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率的特点。 进一步测算2014年西部地区第三产业的相对劳动生产率,可以发现第一产业的相对劳动生产率仅为0.253。由于西部地区农业产值的增长率远远低于第二、第三产业,农业人口未能及时向第二、第三产业转移,即农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的下降速度超过农村剩余劳动力向第二、第三产业转移的速度,西部地区农业劳动力仍然过剩 原因是在西方,以第二产业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形成了一种“过重”的产业结构偏向。 这种产业结构对非农人口的就业没有足够的推动力。工业部门不能满足劳动密集型产业布局的充分就业需求,也不能通过创新的工业形式扩大就业空,保持竞争优势和提高价值创造。 由于传统产业比重过大、低端就业效率低下以及市场分割造成的进入壁垒,产业结构与就业结构的匹配存在不平衡。

产业结构单一,技术含量低。它位于价值链的底部。 产业结构的简化是西部生态脆弱地区产业结构的一个重要特征,形成了严重依赖资源型产业的粗放型生产局面,未能形成产业集群,实现了产业间的协调发展。 西部生态脆弱区以原材料供应和初级资源粗加工为主,产品加工程度相对较低。 《中国统计年鉴》年发布的主要工业产品产量数据显示,西部地区资源性工业产品产量占全国比重30%以上,如原煤占30.28%,原油占33.34%,天然气占79.85%,水电占67.81%;然而,其他工业产品的表现平平,轻工业产品、电子消费品和设备制造业仅占一小部分。 这表明西部地区产业链短,高附加值产品少。在竞争激烈的市场格局中,它处于“严阵”的末尾,并有可能在后续行动中继续扩大其发展距离。

“优势资源”具有很强的排他性,难以形成生产价值的转化和优势产业的建设。资源优势向市场价值创造的转化迫切需要自主创新活力的支撑。 2015年,西部地区国有控股企业与私营企业的比例分别是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的4.06倍和2.57倍。相比之下,国有企业已经掌握了“优势资源”,但在某种程度上,这缺乏足够的创新动力。 根据所有因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2016年西部地区的贡献率最低,比东部地区低约15个百分点。 此外,R&D西部地区规模以上企业的平均投资额约为200万元,远低于东部和中部地区。就受理的专利申请数量而言,西部地区仅占全国总数的14%。 西部地区难以获得资源禀赋优势的青睐,因而缺乏将“资源优势”转化为“产品优势”,进而转化为“核心竞争优势”的能力和有效渠道 因此,迫切需要充分支持产业系统内生的创新机制。 对西部生态脆弱地区产业转型升级路径的思考

用新的发展观指导产业政策设计 西部生态脆弱地区产业升级转型的政策设计必须以新的发展观为指导。 一是立足生态禀赋,坚持绿色发展,大力发展特色优势产业,加快新型清洁能源建设 二是实施创新驱动,不断提高科技创新能力,以创新效率克服西部地区经济体制的整体劣势。 三是坚持协调发展,努力促进经济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的协调,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的统一,全面实现区域可持续发展。 四是抓住“一带一路”建设的大好机遇,以全面提升西部地区在国际市场竞争体系和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为方向,解决西部地区发展的长期滞后问题。 五是坚持共享发展,以生态脆弱的西部地区产业转型升级为契机,调动该地区各种社会因素的积极性,实现全领域的机会共享、过程共享和成果共享。

建立西部生态脆弱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绩效评估机制,促进科学产业发展 基于国内生产总值理论的英雄业绩观容易诱发寻租行为,扭曲产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基本关系,导致一些地区为经济发展牺牲生态环境。 因此,有必要构建西部生态脆弱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绩效评价机制,完善生态环境工作细则,构建可定期评价和监督的量化指标体系,以避免“寻租”行为,促进产业发展走上正轨。

政策驱动到“市场政策”双重驱动 在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中,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政府规划引导和过度干预的“制度惯性”。产业政策仍然依赖传统路径。因此,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把产业转型升级的动力转化为“市场政策”的双重动力。

抓住“一带一路”建设机遇,依托经济带和城市群建设,用产业区位的新空效应来交换“产业与生态”的协调效应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长江经济带和珠江西江经济带建设的启动、孟加拉国-中国-印度-缅甸经济走廊建设的推进以及东西部与国内外共同推动的产业空的新布局,都使西部地区获得了开拓国际市场、融入国际价值链的区域优势。 对此,我们要牢牢抓住“一带一路”建设机遇,充分发挥西部地区独特的资源禀赋优势,切实将其转化为西部生态脆弱地区整体经济社会发展的驱动力。

为了帮助弱者,完善生态补偿机制,支持重点产业发展 西部地区有多种生态环境系统。有效保护和恢复其生态环境可以为西部地区的可持续发展提供良好的自然基础和环境条件。 西部生态脆弱地区应加强自然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实行税费、转移支付等形式的自然资源有偿使用。按照“谁开发、谁保护、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进一步完善水、土地、矿产、森林等各种资源的税费政策和征管措施,积极探索“碳汇交易”、“水权交易”等市场化生态补偿模式 同时,生态补偿应着眼于满足产业转型升级要求的重点产业,与产业发展和生态建设形成良性互动机制

构建绿色产业发展体系,走产业生态之路 以绿色发展为主线,推进123个产业深度融合,构建绿色现代农业体系、产业体系和服务业体系,全面实施资源节约、循环发展、清洁生产、低碳高效的绿色生产模式。 通过西部生态脆弱地区“产业生态”良性互动关系的构建,产业形态创新体系将推动该地区产业转型升级,走出一条全球产业生态绿色发展之路,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实践提供具有丰富借鉴和参考意义的宝贵经验。

贵州快3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_中国 传奇私服考查询 最新的传奇私服发布网 山东彩票网 甘肃快3 山东彩票网 极速11选5 163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