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新闻办就科技支撑“一带一路”建设成果情况举行发布会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将于2019年4月19日(星期五)上午10: 00举行新闻发布会,邀请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丽介绍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科技成果,并回答记者提问。

图片展示了新闻发布会的现场。 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局China.com宗超

寿晓丽:

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 欢迎来到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 长期以来,大家都在密切关注“一带一路”的建设。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丽先生向大家介绍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科技成果,并回答大家关心的问题。 出席今天记者招待会的还有中国科学院国际合作局局长曹靖华先生、中国科学院科技促进发展局局长严青先生和中国科学院院士姚坦东先生。今天出席会议的还有20多名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科技科学家,包括郭华东院士和崔鹏院士。他们都坐在舞台下,白春丽先生应邀在下面做了介绍。

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李春:

媒体朋友们,早上好!感谢您对中国科学院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框架下,中国科学院为打造“创新之路”、“绿色丝绸之路”、提升“民情”和建设“一带一路”创新社区做出了实实在在的努力。 六年来,中国科学院投入18亿多元科技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与沿线国家开展科技交流与合作12万多项。

它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它领导建立了第一个综合性国际科学技术组织,“一带一路”国际科学组织联合会(ANSO) “联盟”由沿线国家的科研机构和国际组织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框架内联合组成。 去年11月联盟成立时,习近平主席发出贺信,强调科技合作是建设“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希望各国科学界携手合作,发挥联盟平台的良好作用,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重要贡献。

作为联盟主席,我最近与理事会成员沟通,进一步澄清联盟的愿景和使命,希望将联盟建设成为一个在促进、组织和开展科技创新、科学研究能力建设和实质性活动方面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国际组织

秘书处与联盟的前37个成员单位谈判组建《2019-2020年ANSO行动方案》,包括设立奖项和奖学金、建立专题联盟和协会以及联合培训方案。 根据问题和需求导向,这些措施为相关国家开展深入科技合作、共同应对共同挑战、促进民心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建立了良好的机制和平台,为联盟自身建设奠定了良好基础。

二是为沿线国家和地区培养科技人才。

据初步统计,我院为沿线国家和地区培养了近5000名高层次科技人才(其中理工科硕士、博士1500余名)。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回国,成为建设“一带一路”的新力量 这一措施是政策沟通和民众支持之间的一个重要环节。

三是建立海外科教中心

按照“协商、共建、共享”的原则,率先在非洲、南美、中亚、南亚、东南亚等地区建立了9个海外科教中心,并正在筹备第10个。 海外科教中心已成为相关各方开展国际合作的平台,吸引了一批重大科研项目,帮助东道国解决了许多困扰他们多年的民生问题,提高了当地科技创新能力。

第四,积极牵头组织国际重大科学项目和重大科学项目

我院规划了100多个科技合作项目,支持“绿色丝绸之路”建设 2018年初,“世界环境变化与绿色丝绸之路建设泛屋顶”项目(以下简称“丝绸之路环境项目”)成立。 最近,特别完成了一份非常好的研究报告。该报告的中英文版本今天正式发表。我们专门准备了一份报告的简要版本和一些样本,供大家参考。

报告系统阐述了围绕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沿线地区的社会、经济、资源和环境背景和特点。它从自然条件和资源禀赋、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气候变化特征和趋势、社会经济发展趋势和空模式、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经贸合作、灾害风险、贫困和可持续生计等方面揭示了沿线地区的总体特征和发展趋势。为沿线地区探索绿色发展途径提供了重要的科学认识。

第五,加强沿线国家科技成果的应用

我院设立了“一带一路”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加入了医院内外的100多家科技企业和研发机构,发起成立了“一带一路”产业联盟,还成立了曼谷创新合作中心。 这些措施对于促进沿线国家科技成果的应用、示范、转让和转化,为区域和次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我先在这里介绍你,谢谢!

寿晓丽:

让我们开始提问吧。在提问之前,请通知您所代表的新闻机构。

新华社记者:

去年,ANSO“一带一路”科学组织联盟成立。虽然时间不长,但每个人都充满了期待。你能告诉我们这个联盟有什么特点吗?特别是,与世界上其他国际组织相比,有哪些主要区别?谢谢你

白春丽:

谢谢你的关心 首先,“一带一路”国际科学组织联盟(简称ANSO)是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由各国科研机构、大学和国际组织沿着“一带一路”线共同建立的第一个综合性国际科学技术组织。它是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和全球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国际科技合作平台。

第二,ANSO是一个全面和实质性的国际科技组织,它突破了科学研究和技术应用的障碍,围绕科学、技术、创新和能力建设开展了四位一体的联合行动。

第三,ANSO是全球资源优化配置、促进科技合作与创新的平台,也是中国与世界分享科技成果的平台。

第四,与其他国际组织相比,ANSO更加关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发展需求,更加注重通过科技手段解决发展中国家的气候/生态/环境/民生/福祉等实际问题。

第五,ANSO非常重视青年科技人才的培养和能力建设。安索通过奖学金计划、人才交流计划、培训计划等一系列具体行动,坚定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和世界可持续发展。

中央广播电视台中央及更广泛经济之声的记者们:“我想请你们介绍一下“丝绸之路环境工程”迄今为止取得的一些成就。我刚刚翻了一下《共建绿色丝绸之路:资源环境基础与社会经济背景》的简单版本,发现了很多图表、数据和一些基础工作。如何保证数据的可靠性以及评估和结论的客观性?

白春丽:

姚丹东院士对此问题做了简要回答

中国科学院院士姚坦东:

首先,“丝绸之路环境工程”的白校长刚才提到,这是一个针对整个丝绸之路环境问题的科技项目。 迄今为止,自这一特殊项目启动以来,有以下几项重要进展

首先,我们运用尖端科技知识,并将其与整个地区发生的重大环境问题结合起来,提供科技支持的产品 让我举个例子。随着亚洲水塔的气候变得越来越冷,一系列环境和灾难问题正在出现。这些问题已经出现在世界区域的整个屋顶或世界区域的泛屋顶。 根据这种情况,我们把科技前沿的支持与现有的科技产品结合起来,形成了对青藏高原地区、青藏高原边缘的南亚地区和青藏高原边缘的中亚地区非常重要的科技产品,并为解决这些重大环境问题提供了地方措施和技术手段。

第二,智库是主导产品,是沿线最重要的产品,也是指导长期发展战略规划的产品。 这就是刚才提到的刘卫东研究小组。他们致力于沿线地区新产品的形成,现在他们有了第一批产品,即《共建绿色丝绸之路:资源环境基础与社会经济背景》 书中的图表和数据是多年积累的成果,也是特殊项目建立后的新研究成果。有十多名院士和几十名专家在前面、后面不断地论证和证实这份研究报告。 关于这篇报道的细节,刘卫东教授可以在会后与记者交流。

第三,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成就,即通过“丝绸之路环境项目”,在各地区建立示范平台,支持丝绸之路沿线地区的未来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提到,我们当前的生态环境保护理念不仅是我国的,也是全球的生态环境保护,这也写入了第19次报告。 这是我国生态保护的新概念,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也是一个科技问题和生态环境问题。 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已经有了一些非常成功的经验,如处理沙漠变化和青藏高原生态环境保护屏障的建设。 目前,使我们的成功模式适用于邻国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 一方面,我们有一批科学家已经开始在阿斯塔纳建设生态环境保护公园,建设中乌洋葱公园,建设重要的输油管道和铁路,以及冻土技术在青藏铁路上的应用。 我们将在未来的不同场合向您报告这些重要的发展。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以后再交换。

香港经济先驱报记者:

香港正基于海湾地区和“一带一路”带来的机遇,建设一个国际科技中心。在这方面,中国科学院会与香港有甚么合作?

白春丽:

让我回答这个问题。中国科学院一向十分重视与香港的科技交流与合作。在国家建设“一带一路”海湾地区的总体框架下,科学院也做出了一些安排。 首先,科学院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签署了合作协议。当我访问香港时,我与林郑月娥行政总裁签署了《关于中国科学院在香港设立院属机构的备忘录》。 这份备忘录包括几个部分:“首先,中国科学院香港创新研究所将在香港成立。研究所已经开始注册,并正在进行整体布局,主要针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科技发展的一些需要。 例如,在人工智能、智能城市、生物医学和卫生领域,我们将提前做出一些安排。这是我们进一步加强与香港科技交流与合作的实体和平台。

第二,香港的中国科学院和大学已经建立了20多个联合实验室。这些联合实验室在过去几年里通过金融合作的支持取得了一些非常好的科技成果。 去年,我们还评估了这些联合实验室,并继续支持优秀的实验室。 这为科学家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

第三,在香港,我们将建立一个由来自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湾地区的学者组成的联盟。通过这一联盟,我们将共同支持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共同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提供建议和意见。 在粤港澳大湾区,科学院设有广州分院和相关研究所。 在广东,科学院也有一些科学仪器。例如,我们刚刚完成了中国第一个国家散裂中子源。这是东莞的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它是世界上第四个。它为科学研究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该平台还为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湾地区提供服务支持。广东、香港和澳门的科学家共同使用这个平台。 我们在广东、香港和澳门也有中微子测量。广东省、深圳市和广州市有一些布局。我们计划整合中科院广州分院和中科院在广东部署的海洋、环境、材料科学研究等部分分院的力量,形成合力,共同为粤港澳湾地区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做出贡献。

中国日报记者:

“丝绸之路环境工程”自去年3月启动以来,在将青藏科学研究与国际组织和科学项目联系起来,以及建立输出特殊成果的国际平台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请各位领导介绍一下“丝绸之路环境工程”的最新情况,与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服务的其他科研项目相比,该项目有何独特之处?

白春丽:

严青主任被要求回答这个问题。

中国科学院科技促进发展局局长严青:

因为这个项目是由中国科学院组织的一个甲级战略试点科技项目,姚丹东院士是这个项目的首席科学家。 这一特殊事件有几个特点

科学院先导项目的具体要求不同于以往科学家以自由探索和发表论文为主要目标的研究。它是以解决重大问题为核心,组织不同学科的科学家解决关键问题。 学院里有一种说法是关于这种特殊项目的评估目标,它被称为“有用的和有影响力的”。特别关注这一特殊项目的成果是否能为国家所用,并对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产生一定的实质性影响。 除了这个特殊项目,科学院还在“一带一路”相关领域部署了一个名为“地球大数据科学项目”的特殊项目。在场的郭华东院士是这个特殊项目的首席科学家。

过去,由于青藏高原是世界屋脊的主体,我们科学院在“世界环境变化与绿色丝绸之路建设泛屋脊”专题上做了大量工作。这个特殊项目进一步延伸了世界屋脊,被称为“世界屋脊” 事实上,这种延伸的趋势基本上与我国古代丝绸之路的大部分重叠,因此我们将对这些问题的研究与丝绸之路的建设结合起来。 在我们的特殊设计中,除了传统的科学问题外,还在特殊项目下设立了七个具体项目。此外,我们还参与了三个联合研究项目。 这一联合研究的重点是一些沿线国家最关心的实际问题,并汇集我们的科学研究成果。 形象点是把其他项目和课题的科学成果作为一个备件,最终组装成一个火车头,发挥更大的作用,带动沿线各国的发展。 也就是说,我刚才说的是“有用的” 这种特殊的“用途”不仅为我国有关部门所使用,也为沿线国家所使用。 当然,还有“影响力”。我们希望这种影响是积极的,能够为中国促进整个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绿色和可持续发展提供经验和解决方案。荆花主任已经为具体的成绩做了一些准备。

中国科学院国际合作局局长曹靖华:

事实上,“一带一路”倡议为国际科技合作和广泛利用科技创新解决生计问题创造了许多机会。 白崇禧总统刚才还说,习主席的科技合作是建设“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首先,实现高质量的绿色可持续发展需要大量的科技支持。这就是刚才提到的两个战略性科技项目所发挥的作用。 简而言之,在生态环境承载力、地质环境、适应气候变化、减灾、生物多样性和可持续农业发展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其中许多工作具有重大的科学和全球意义,并在解决具体问题方面发挥了作用。 例如,中巴公路建设、防灾减灾,我们都提出了很好的建议。 肯尼亚和中亚生物多样性保护知识库的建立 另一方面,学院支持了100多个以问题为导向、以需求为导向的“一带一路”问题解决项目。除了这些大型战略试点项目,还有许多民生挑战的例子。 例如,斯里兰卡政府和人民高度赞扬斯里兰卡努力帮助解决当地饮用水问题,例如帮助渔民出海提供相应的气候预报。 在乌兹别克斯坦,我们联合开发了当地所需的一些药物。 为了解决柬埔寨、老挝和塔吉克斯坦的清洁饮用水问题,一位农民写信给塔吉克斯坦总统,“我特别感谢中国科学院为我们村的200多个家庭提供饮用水。请向中国科学院转达我的谢意。” "

最后,我想说的是,无论我们是在海外建立医院级平台,还是由研究所建立海外联合实验室,所开展的项目对当地的科研能力都有很大帮助。 谢谢媒体朋友们

南华早报记者:

我有两个问题 首先,我想问一下重点是哪些领域。作为领导者,中国科学院将对气候变化和自然灾害等科研项目进行研究。你在这些领域有什么目标吗?第二个问题是如何吸引海外科学家参与“一带一路”的科学研究?因为世界上有些地方对最近与中国科学家的交流有疑问,我想问,这会影响吗?

姚坦东:

首先讲讲“丝路环境”专项,我们现在在应对灾害风险实际上有几个大的问题。第一,这个地方是地球上环境最脆弱的地区。第二,这个地方也是目前地球上工业化强度最大的地区。最脆弱的地区加上人类呼声最强烈,有一些大的科学问题,一定要有预判,这是我们这个专项最初设计的最重要目标。这个问题也牵扯到这个地区长期的生态环境发展问题。正是以这样一个目标为出发点,我们现在在一些重大问题上有进展,刚才也讲了。比如说亚洲水塔,这个地区是亚洲十多条大江大河的发源地,所有的发烧、感冒、甚至打个喷嚏,下游就要发抖。其实已经出现这样的问题了,比如雅鲁藏布江上游发生了冰封,冰封引起堵江,堵江又引起下面一系列问题。从雅鲁藏布江一直到印度,印度当时的新闻媒体说是不是因为中国的上游过度开发了,然后形成了一系列的灾害过程?其实不是,这就是气候变化引起了冰冻圈的变化,冰冻圈的变化引起了水圈的变化,水圈的变化引起了人类圈的变化或人类圈的交集,这是一个系统过程。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已经有系统的研究。现在我们和西藏自治区政府商量怎么应对,要建立起自动化的、仿真的甚至可以调控的预警预测调控体系,这个项目我们会进一步扩展。 现在国家在青藏高原开展了第二次中国科学调查研究。这是一个国家项目,与"丝绸之路环境"项目相结合,真正应对这个地方的气候变化,并采取一些切实可行的措施。

第二,国际上怎么联合。刚才白院长讲到“一带一路”国际科学组织联盟,实际上这个联盟最早的基础就是从第三极环境研究开始。我们加德满都中心,白院长第一次到TPE去调研,把这个作为海外科教中心的一个点,从这个地方开始,有一系列其他的海外中心建设。所谓TPE,英文叫Third Pole Environment,我们翻译成叫“第三极环境”。这个计划有三个首席,我是一个,美国科学院院士汤姆森,德国科学院院士Mosbrugger,长期进行这个地方的研究,这个地方的变化太大,变化也太严重了,我们需要一个国际计划去应对这个地方的变化可能产生的后果。三个科学家第一次会面是2009年在美国的芝加哥,随后这个计划启动,到现在十多年下来,我们有一个大的国际网络,现在有美国中心、德国中心、瑞典中心、加德满都中心、北京中心,这正好对我们“一带一路”联盟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我们有研究体系,整个TPE在国际上有知识优势和技术优势,并且这个地方有长期的发展积累,技术层面上也很好,这两者结合起来,是真正把这个地区丝路环境变化做成一个国际大的网络最好的基础。同时,现在国际上科学家对第三极环境的研究越来越重视。我们准备把南极、北极的研究和第三极结合起来,去年达沃斯论坛一个很重要的科学分论坛,就是关于三极计划的。这是许多国家的共识,我们以后也会继续推进这个事情。

白春礼:

我在这里稍微总结一下。我觉得我们要发布的这本书上一个主要观点是,绿色丝绸之路的建设,不仅仅是实现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国际社会的一个期望,还是中国绿色丝绸之路或绿色发展理念的国际实践和必然要求。“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理资源、生态环境差异巨大,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首先要对沿线的地理、资源、环境有科学的认知。水的短缺也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常迫切的问题,所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要绿色可持续发展,尤其是要对水、资源、环境方面有更多的了解。我觉得这是从科学角度上选择这样一个方向,这是必须的,是我们走生态文明建设之路的一个必然选择,也是我们科学院先来考虑这方面的原因。

另一方面,我们在项目中也特别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比如在肯尼亚,大家知道肯尼亚的动物植物非常丰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旅游资源,但是肯尼亚没有国家植物园,所以中国政府援建了一个国家植物园,科学院负责具体的技术支撑。在建成之后,将为肯尼亚本身生态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旅游资源的建设提供非常重要的基础。我想,这是科学院在绿色丝绸之路建设方面所做布局的基本考虑。我就简单总结一下,关于人才吸引方面,请曹京华局长来回答。

曹京华:

今天举办这个发布会,本身也体现了中国科学院高度重视国际合作。我们院里有国际化推进战略,有一系列的支持计划。其中之一就是国际人才计划(PIFI),国际奖学金体系。刚才这位记者朋友提到了我们怎么去吸引人才,实际上我们的基本战略就是不分国别、不分肤色,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全球创业资源及各方面人才。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最近数学家袁亚湘院士,他牵头组建了一个丝路数学中心,里面有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优秀科学家,包括菲尔兹奖得主。总的来讲,我们努力提高中国科学院国际人才比例,利用全球资源推动我们的科研建设和解决全人类的科技挑战。

经济日报记者:

刚才您提到中科院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培养了几千名科技人才,请问能否再举一些具体的例子,以及这些人才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白春礼:

科学院通过我们的国际人才计划(PIFI)吸引了近700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科技人才,到中国科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和短期的访问研究。另外,我们也通过这个计划培训了一千多名沿线国家的科研人员和科技管理工作者。这些人员在中国得到培训之后,回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说刚才介绍过我们在斯里兰卡,解决了当地不明原因肾病和水污染的问题,也是由于一个在中国进行培训的学员,回去以后提出了要求,双方从国家层面才设立了这样一个合作项目。还有一些,像斯里兰卡海洋环境保护署总工程师、乌兹别克斯坦知识产权部副部长、乌兹别克斯坦生物多样性研究所所长、越南北部国家保护区主任,这些高层次人才都接受过这样的培训。他们回国以后为加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科技合作与交流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他们了解相关的情况。

另一方面,科学院通过国际人才计划也为发展中国家或者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青年人提供培训的机会。科学院通过“中国科学院-发展中国家科学院(CAS-TWAS)院长奖学金计划”和“‘一带一路’硕士研究生奖学金计划”,资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优秀的学生到科学院攻读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因为科学院有中国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这两所大学与科学院研究所提供技术支撑,还有导师也是科学院所属研究所的。现在,我们培养了一千多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研究生。2017年,首批94位奖学金获得者顺利取得博士学位,创下我国单批次向外国留学生授予博士学位数量最多的记录。而且培养的这些学生学习的专业涵盖面比较广,都是自然科学和技术方面的,包括遗传发育、生物多样性、民族药物、气候变化、绿色工程与技术、新材料等领域,这些都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亟需的科技人才。

中国经济信息社:

中科院在海外建了九个科教中心,第十个正在建立,可不可以请详细介绍一下他们的研究方向和研究成果,以及这些成果在哪些方面得到了相应的应用呢?

白春礼:

我们在海外建了九个科教中心,目前正在建第十个,这几个科教中心的建设一般都是跟当地的大学和单位来合作,来共建共享共用。比如我们在斯里兰卡建了水资源中心,我们还通过南海海洋所帮助斯里兰卡建立了台风预报系统。另外我们在中亚建立了药物中心,通过天然产物研发药物。同时在中亚,我们也有生态与环境研究中心,致力于当地环境与生态保护。在曼谷也建立了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中心,推进科技成果在沿线国家的应用示范和转移转化。这几个中心到目前为止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它们提供了一个与国外的大学、科研机构共建共享的平台,推动了科技合作。它的工作是结合当地的一些需求和特点来建的,比如中亚是药物、生态环境,缅甸是生物多样性保护,都是根据当地特色和要求来建的,各有特点。

寿小丽:

今天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各位发布人,谢谢在场的记者朋友们。再见!

——

贵州快3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_中国 传奇私服考查询 最新的传奇私服发布网 山东彩票网 甘肃快3 山东彩票网 极速11选5 163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