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医药分开铲除药品回扣

只有手术刀式的药品回扣清理将不可避免地复活。 从根本上说,仍然有必要将药品分开,使医院的价值属于医院,药品的效益属于药品。最近,医生收受药品回扣的现象通过中央电视台的披露引起了广泛关注。 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润链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 就严重程度而言,葛兰素史克2013年的商业贿赂案更具象征意义。此案涉及的回扣总额高达每年几亿元。

人们对回扣现象不满意,主要是因为它会抬高药品价格,让病人成为买单的傻瓜。 然而,中国政府管理医药商业贿赂已逾20年的现实证明,药品回扣将陷入反复禁止的恶性循环,而不调整医药行业的利益格局。

原因不难理解。这主要是因为在我国很长一段时间里,医学没有得到承认,医学一直被用来支持医学。 从医院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 大多数公立医院的收入主要来自三个渠道:政府财政补贴、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 政府财政补贴一般不到10%,医疗服务价格低,所以医院只能产生较大的药品加成收入。 对于低收入医生来说,对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会转移到药品价格上,“使用昂贵的药品,开大处方”已经成为一种不可抗拒的偏好。

从医药市场的角度来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约束的价格合谋。 药品交易企业很多,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和流通环节混乱,在激烈的竞争中推高了药品价格,这已成为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 因此,药品回扣将继续存在空并且不能通过标准化投标来遏制。 政府通过集中采购降低药品价格,但在实际执行中经常被疏远。药品价格只是不被接受的“/[/k0/”价格,药品价格仍然太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手术刀式的药物回扣清洗将不可避免地复活。 从根本上说,仍然有必要将药物分开,使医院的价值属于医院,药物的效益属于药物。 药品分离后,药品市场将按照适者生存的规律淘汰一批劣药生产经营者,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 通过引入社会力量等市场机制来经营医院,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可以逐步提高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许多发达国家已经将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没有门诊药房。 例如,在美国,医生开药,病人去社会药房买药。医生的处方由药剂师和保险系统监管,与医生的收入无关。 德国和日本的情况相似 各国控制药品价格,例如,英国控制价格上涨,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价格,美国进行联合谈判和采购等。 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广全民健康保险,并利用第三方补偿来降低普通人的药品成本。

把医学和医学分开需要一个强壮的男人折断手腕的勇气和一个合理协调的改革策略。 首先,要为公立医院建立合理的收入渠道,全面考虑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 第二,当我们改革和改进从生产到使用药物的过程时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强调,改革和完善药品生产、流通和使用政策,实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正是我们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 目前,全国已推进取消药品奖金和调整医疗服务价格。 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改革,并与医疗保险支付价格和支付方式改革相结合,杜绝药品回扣的滋生地。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药与药分离的最高准则,需要形成责任与利益界限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 只有面对20多年来药品回扣的持续下降,切断药品之间的灰色利益链,努力提高医疗保健的公平性,医疗改革才能在造福社会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李红梅)

边吃边减肥享受瘦身观

贵州快3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_中国 传奇私服考查询 最新的传奇私服发布网 山东彩票网 甘肃快3 山东彩票网 极速11选5 163彩票官网